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深海龙宫

海,是梦的天堂;龙,是海的生灵,让我们相聚在深海龙宫,共同分享我们的美丽人生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活着,真好!  

2007-05-13 17:04:44|  分类: 记事本_我看世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天气:心情:
          年轻的时候,好像对什么都很敏感,很善感。一片秋叶的凋落,一只小虫的死伤,一朵野花的萎谢,山水丛林,沙砾荒土,都以无限的想象,凄婉的情感,赋予它们最灵动的生命。所以在许多年里,我总是很容易,落泪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也很容易悲凉,绝望,对生活,对周遭种种。总是将一颗易感的心,放置于一个自已营造的氛围。这个氛围是破落的,颓废的,充满腐败的气息。我时常想这样一个问题,那就是,百年前世上没有我,百年后,世上也没有我。那么我的存在,究竟有何意义和必要?仰望浩瀚的星空,自已究竟是宇宙里的哪一颗?我固执的探究,然后迅速地萎靡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一个人踽踽独行的时候,看大街上川流不息的人,那些跟我一样的生命个体。只不知,在各自的人生舞台上,演绎着怎样的悲欢离合?无可感知,正如别人触摸不到我的烦恼。我们就像是荒野中的孤草,只有蓬勃成一丛,在彼此的衬托中,才会呈现一片生机。
   
        所以一个人的夜晚,走过白昼的喧哗,终于繁华尽去,留下孤独像妖魅一样如影随形。仿佛被遗弃在黑暗的深渊,任灵魂一丝丝的,被孤独抽掉。剩一副苍白的骨架,被岁月一寸寸风蚀殆尽。
   
       无数次遐想过,关于死亡的各种体验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踟蹰在桥上,驻足凭栏。桥下是汹涌的波涛,夜色中的江水,反射出一种凝重的黑。它像一块致命的磁石,你会如飞蛾赴火般向它扑去。它更像死神身上宽大的袍子,仿佛只需一扬,便将鲜活的生命尽数收去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趴在二十层高的楼顶,俯瞰众生,又是一种景象。密密麻麻的小人儿,成了一队队,外出觅食的蝼蚁。渺小得,似乎伸出两个指头,就能捏死一片。我没有捏死别人的权利,我只想从这屋顶上腾空而起。我没有翅膀,但我同样可以,体验飞翔的快感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置身于车来车往中,那呼啸而过的,风驰电掣般的疾行,不曾令我怯步。我无视的行走,毫不关心前后左右,与我危危擦身的车辆。暗地里,竟隐隐期望,有一次突如其来的意外。若能借此消失了自已,不再遭受挫折和苦难,也未曾不是一件好事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想得如此多,人依然好好的活着。如果说这些想像,是自已施予自已的诅咒,那么应验那一天,也能坦然的接受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所以当我如愿以偿地,躺在车子下面,满脸鲜血,像狗一样被人拖出来时,我听到围观的人群发出怜悯的叹息。我的思维空前地清醒,我等的这一天终于临了。我记得我被送进医院,见到医生第一句话说的是:我会死吗?
   
        从此再也没有探索过,死亡的蕴涵。过桥的时候,会担心桥突然的断裂。登高凭空,会害怕失足的跌落。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,我不敢过街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额上的两条疤,证明了我在死亡边上,曾英勇地走了一遭。每每顾影自怜,像受了一场虚惊。摸着那两道记忆的伤痕,和有着正常温度的的身体,并且可以确定,灵魂也没有出窍。尚能坐在这里,对着电脑,展开一场手与心的对话。
   
        忽然感到,活着,真的很好。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